当前所在位置: 开心网 > 诗歌鉴赏 > 正文

关于落叶抒情现代诗歌

2020-10-16 诗歌鉴赏 【 字体: 】 标签 : 现代诗歌,抒情,落叶 浏览量:502万

新雨过后,空气格外清新,落去了叶子的树枝如同国画的墨线,登上郊外的小丘,极目远望,视线无阻挡地到达了极远极远的远方,顿感心胸无限开敞。

有时是艳阳高照,空气中仿佛没有一粒微尘,随着一点点轻响,一枚两枚的树叶从树头上落下来,带着某种神秘;有时是隔着竹丛或树林,听见干透了的树叶在林间空地上滚动,窸窸窣窣的,如同嬉戏的儿童;有时是坐在公交车上,看着两旁,看到许多的树叶从树枝上随着风飘落,夕阳照在这些叶子上,闪闪发光。我心中充满了快乐,充满了遐想。

从秋到冬,让我迷恋的是落叶之美。

古人多悲秋,而这悲,常由落叶引发,如“无边落木潇潇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”。一片片落叶给他们带来的是情感的萧瑟、悲凉、落寞。其实,这样的悲,往往只是身世感怀,与季节并无必然联系。而我,从来就是喜欢秋天的,喜欢秋的高,秋的爽,秋的云,秋的风,还有秋天的落叶。短短的秋天,实在是一年中最美的好时光。

泰戈尔说,人生要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”。静美,这是泰戈尔眼中的落叶之美,但我以为,这样述说秋叶,仍然是片面的,在我的眼中,落叶美的内涵实在还要丰富的多,决非成熟、飘逸等几个词汇可以概括。

比如,上班的路边有几棵银杏,秋天,它们玲珑的叶片变成了金黄,如同艳丽的蝴蝶,特别是一棵老银杏,如同一个高贵的王,更是丰采逼人。这是在其它季节绝对看不到的情景。

比如骑车到山野,那里,大片大片树林的落叶,最能赏出秋的气韵。城南的山区,那里多枫树和刺槐,红的如花,黄的如金,一夜秋风,落叶满地,厚厚的,如毡,远望,如同大自然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加冕典礼,秋的气息热烈而盛大。有的山上多杂树,黄、红、铁锈色,青绿与明亮的紫,错杂而繁复,在林中穿行,能使人时时感到生命的神秘和生息的旺盛。

秋叶之美,还在于它给我们带来的启示。落叶的树,就像一个正在抛弃鼓掌生涯的人,抛弃盲从、喝彩和满脑子闹哄哄的迷乱,变得安静下来,从而带领整个世界安静下来,走进睿智和哲理。

离住处不远是一个公园,秋日晨练,总看到一个戏剧学校的老师带着几个孩子在练嗓子,老师不时停下来纠正,一天天地听下来,能听得出孩子们的进步。“戏,就是一个磨,回想起来,倒是那唱错的部分最让人感动!”记不得这是谁的话了,但让人感慨,让人想起那些生命中的细节,想起青春、朝气、莽撞、冲动、热情和岁月的流逝。

秋天也多像这样的一场戏,风吹过后,叶片落尽,天地澄明,仿佛失去了什么似的,而实际上树木已长大长高,悄然增加了一道年轮,生命在轮回中已渐渐臻于完美。

洒满金色阳光的花儿开得格外艳丽,我却失去了所有美好记忆,哪会想起我的往昔,只有眼前残花,落叶后依然美丽。

窗外太阳依然升起,

鸟儿歌声依然动听;

床前花朵依然艳丽,

门前大树依然碧绿。

睁开我的双眼,

一张张陌生的脸庞,

焦急而又欣喜。

我好奇地看着他们,

不知怎的,

他们的眼睛里滚下一串晶莹的泪滴。

他们呼唤着一个个陌生的名字,

将一张张照片举起,

似乎在等待我的回应。

我好奇的望着,

望着他们焦急的眼神,

注视着他们失望的表情。

我对他们置之不理,

只顾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东西;

突然望见床前的一簇鲜花,

五颜六色,五彩缤纷;

像极了以往的美好记忆。

那又怎样,

还不是会变成残花;

弱不禁风,

等待着风儿袭向自己,

慢慢逝去。

已逝去的残花,

伴着落叶,

有谁还会珍惜?

但仍旧不改变的,

是花的美丽。

美丽的记忆啊,

就算你已逝去;

请不要忘记,

你仍旧是一份记忆。

慢慢的,慢慢的;

毫无留恋,

渐渐地,

让我将你忘记。

但还是请你,

为我保存着那一份美好回忆;

无论时间过去多久,

我坚信,

记忆永远持续美丽,

正等待着你的珍惜。

虽然美丽花儿已变为残花,美好记忆已经忘记,但请你相信,记忆永远如花般美丽,永远值得我们去珍惜。

秋日的阳光,不再似炎炎夏日般,夜幕还未退净,早早的便睁开明亮的眼,看山河的朦胧、花草的娇嫩。即使是东方的鱼白肚早已绽放,却如同嗜睡的幼童,那一抹往日娇艳艳的身影,迟迟爬不出层云织就的锦裘,蹒跚在群楼玉宇里,不知是是躲避秋风的无情,还是不忍目睹落叶蔽花的凄惨?

落叶踏秋风,寒霜捧雪归。骑着单车,跑在秋意愈演越烈的道路上,车轮碾过零落的黄叶,荡漾起一波波秋的气息,纵使身处阳光明媚的白昼,却依然有一丝化不开的凉意萦绕心头。我知道,那不是心的温度失衡,而是季节泛起的秋意过于浓厚,单薄的车辙划过,击散的只是微不可察的冰山一角,而那粘附在叶片上的凉意,却随着速度带起的落叶,一同飘向远方,寻找昔日族群,以残存的血肉筋骨,化成一坯黄土,窖酿一场轮回,孕育一份新生。

秋风过,落叶飞;寒霜降,白雪飘。一样的年轮,一样的轨迹,一边花香四溢,一边死寂落莫;一边细雨纷纷,一边雪花飘飘。四季转换,是谁埋葬了谁的色彩?是谁挥霍了谁的热情?落叶残花,零落一地狼藉,是一场迫不得已的逃亡?还是有形无声的哭诉?

一季繁盛,一季败落。盛与落,不可抹平的落差,横垣在波动的心里,深深地封锁着季节之间的通道,使原本触手可及的交融,变得遥不可及,任你使尽浑身解数,也只能旁观叹息。

落花尽,寒雪飘,一朝繁华尽褪去,徒留枯枝待春归。春来叶复出,万紫伴千红。只是今日之花,亦非昨日之魂,今日之叶,亦非昨日之色,人非物亦非。

临风伫立,看尽凋花落叶之姿;踏雪而行,品味傲情寒骨之意。一景的沉寂,一景的崛起,就如同日落月出,月去日归般,看到的景致不同,走动的轨迹也不同,只是那份使命生生不息。

落叶踏秋风,寒霜捧雪归。一样的时节,不一样的日子,葬送和新生的物与景却始终如一,不曾被时光扰乱。或许是因为凋零只是一种过程,而不是结果;新生是一种续接,而不是取代,所以尽管错乱了步子,却走对了轨迹。

一样的路,不一样的景,无论脚步怎么慢,也找不到相似的心情。就如同一首曲子,被不同的人弹奏,给听众的感觉也不尽相同,原因不是曲子变了味道,而是心情转换了调子。

落叶踏秋风,寒霜捧雪归。轻轻的走过一景又一景,不争一夕风华,不憾一时得失,走过就有收获,看淡才有心情。
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