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所在位置: 开心网 > 诗歌鉴赏 > 正文

关于琵琶女的诗歌_爱弹琵琶的我

2020-03-26 诗歌鉴赏 【 字体: 】 标签 : 琵琶,诗歌,关于 浏览量:561万

《诉衷情·琵琶女》作者为宋朝文学家苏轼。其古诗全文如下:

小莲初上琵琶弦。弹破碧云天。分明绣阁幽恨,都向曲中传。

肤莹玉,鬓梳蝉。绮窗前,素娥今夜,故故随人,似斗婵娟。

《诉衷情·琵琶女》是宋代文学家苏轼所作的一首词,该词作于宋神宗熙宁三年(1070年)十月。上片写琵琶女高超的技艺和内心的幽恨,下片转换角度,写琵琶女的外形美,这首词塑造了琵琶女美丽可爱的形象。

从小我就对音乐很有兴趣,因此当学校可以选择兴趣班时,我便参加琵琶的兴趣班,虽然当时我连琵琶是什么我都不清楚,但现在我已经可以弹出很优美的曲子了,并对琵琶产生浓厚的情感。琵琶是个跟吉他长的很像,却比吉他小,而且只有四条弦的乐器;正因为如此,所以比吉他好弹,这也是我爱上它其中之一的原因。我爱上它的另一个原因:是因为可以将美妙的乐音分享给每个人,让大家听了之后,可以变的开心又欢喜!虽然我喜爱弹琵琶、上琵琶的兴趣班课,但常常因为太过认真,而使大拇指上一次又一次的长出水泡,但我依旧还是拼命又不断的练习,当我又学会一首首新歌时,我就会拥有无限的成就感,因此让我更加的喜爱它呢!对我来说琵琶是个既有趣又好玩的乐器,虽然有些辛苦,但我依然是很爱它的,希望以后可以买一支自己的琵琶,并学习更多优美的曲目,与大家分享我的快乐!

在一个空旷的舞台,一束灯光打在一个气质出众的音乐才女身上,她怀中抱着琵琶,弹一曲“十面埋伏”,激昂的乐音表现出金戈自行车、烽火连天的杀伐声;一曲高山流水,旋律流畅、节奏鲜明,将涓涓水声表达得淋漓尽致;一曲“彝族舞曲”,弹出夜色朦胧,彝族的少年男女舞蹈欢乐的模样……一曲接着一曲,音符谱成了一幅幅画面,让台下的观众欣赏得如痴如醉!“咚!”最后一个优美的声音还回荡在观众的脑海里,过了许久,才发出了如雷的掌声。“哇!真是太厉害了!”“安可!安可!”在众人的热烈欢呼下,女子才重新坐定,弹起令人心醉神迷的乐音……瞧!这就是二十年后的我!别看我现在一副前途无“亮”、品学兼“忧”的样子,我的未来可是不可限量的!我打从三年级开始学琵琶时,就注定了我未来的命运,我,一定会当个琵琶大师!为此,我平时都苦练一个小时,假日则是三个小时,而且全年无休,就是要月考了也要练。在我这样的决心与毅力,就算遇到瓶颈,在老师、妈妈在一旁努力的指导下,也迎刃而解。在这样的努力不懈之下,韶光易逝、时光荏苒,转眼我已经六年级快毕业了,我的琵琶造诣也远超过我的同学。我相信,二十年过后,我一定会是个大名鼎鼎的琵琶家,成为新一代的国乐之光!

琵琶生得美,像女人的头饰。

这么漂亮的乐器不多。漂亮如美人的乐器,除了琵琶,还有竖琴。只是竖琴有点雍容,有皇后范儿。皇后的美一部分来源于自身,一部分则来源于背景。琵琶在这点上是干净的,琵琶没有背景,琵琶的美只靠自己。很自我,有自一由精神。此外,《西游记》和《封神榜》中都有琵琶精,却从未听说过别的乐器成精。说琵琶是乐器中的第一美人应无异议。

但是从音色上,琵琶没有筝软。琵琶有点硬。不过这点硬使她恰到好处地脱离了媚。她也百转千回,却更深刻。琵琶最打动人心的是轮指。当她用轮指表达悲伤的时候,就像一把小刀子在割你的心,无休无止探向最深处。琵琶曲有文曲和武曲之分。她是少有的可以独自表达宏大的弦乐器。她的右手可以表现坚一硬、庞杂、千军万马,有复杂的层次感。她不是个寻常女子。

现在不产这样的美人了。

这样的女子,是属于古代的。我坐在21世纪的高层建筑里,坐在电脑前写“古代”这个词,这个词在我脑海中是浩瀚的。而我所处的时代却显得狭小。她就是那个在足够浩瀚的古代纵横了几千年的美人。我们只活了几十年的现代人有什么资格轻视她呢?因此,我从不认为是我们的时代遗弃了她,她追不上。而是她从来就不屑于到这个污浊的地方来。她活在自己的世界中,孤独而高贵。

说《琵琶相》是一张唱片并不确切,它是林海导演的一部乐器电一影。琵琶美人通过蒋彦的纤纤玉一指得以重现银幕,看到的人都有福气。

这部电一影人物众多。钢琴、吉他、贝司、鼓、口琴、笛子、箫、二胡……琵琶就在他们的烘托下出场了,够隆重。她施展了各种演技,出场次数多却时间短促,每次造型都不同,令人惊艳。配得上“惊鸿一瞥”四个字。

再打个比喻,每支曲子都是一首清丽短诗,琵琶是最诗意的那部分。

琵琶美人在古代,大多时间都是在唱独角戏吧?包括《十面埋伏》也可以一个人完成。古代可用的“演员”不多,简单的乐器才得以表达丰富的意蕴,这是古典审美的贡献。现在可用的“演员”实在太多了,多到不知如何取舍,弄不好就是人海战术,碎片的堆砌。这是现代审美的尴尬。这种堆砌出来的平庸音乐,实在太多了。好在《琵琶相》不是。《琵琶相》虽然是小品,但有心灵。

这就好比美人的容貌不足以感动人,用小刀子割你的心却无法不令人心伤。

现代人过分重视表象,总是企图以形式代替内容。像那部叫《建国大业》的电一影。

《琵琶相》集合了众多乐器,不是图个“中西合璧”的虚名。它一方面是烘托,一方面是对比。把琵琶和各种乐器放在一起对比。琵琶是禁得起这些比的。很少有哪种中国古典乐器禁得起这么浩大的对比,不是弱下去,就是土下去。这一方面证明了琵琶是乐器中真正的王者,另一方面也说明了林海在作这些音乐时的一种极致追求。绚烂热闹的表象背后,是一颗对琵琶深度爱恋的心。

美人来到此刻,应无憾。

我是不排斥这种尝试的。只要有真挚的心灵,林忆莲和楚霸王是可以隔空对唱《当爱已成往事》的。只要有了那把致命的小刀子,古典美人唱流行歌曲也是可以让你落泪的。音乐只有好坏,并无贵贱。

琵琶有相,在于心。

林海先生有句话说得好,“把这些平常看似不可能集合的东西汇在一起,也只有在梦里和音乐里能够做到。”

而我一直觉得,音乐和梦,是同一种东西。

阅读全文